召喚的無責任碎碎念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99年秋:
高中的第一天課他就睡得一塌糊塗,以至於分發試卷的我找不到他的臉,好在他有些帥,即便是那種幼稚級別的帥

後來知道他很愛睡,睡的同時可以弄溼一整張8K試卷
後來知道他很保守,有個女友只與換命的兄弟說,並且只送女友項鏈從不送戒指
後來知道他很任性,不待見的人面前寧可喝罰酒也不喝敬酒
……

00年夏:
那年我們一起逃課
那年我們一起進辦公室
那年我的大腿圍超過他
那年他常哼唱印第安老斑鳩

04年春:
晚一年升大學的他第一次返校,只在外面待了半年的他,講述著寢室中的熱水器,夫子廟附近的hostel,損傷的腳踝,第一雙的Nike限定,南京的陰雨、會做揚州炒飯的女朋友……

08年冬:
從數字來看,我們的友誼竟然也這麽多年

含著南音的腔調,講述學生時的趣事,一點一點,他在那時,還是幾年前的「同學」、「哥們」……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// HOME // 
Powered By FC2ブログ. copyright © 2005 潛水塘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